// 故事分享

螺絲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19:14
螺絲帶出甚麼啟示?工作有甚麼屬靈意義?我們所作的能改變世界?Alex最終發現,工作的意義只有在基督的掌權中才能成全。
 

我從事Digital Marketing 數碼營銷,一個相對新興的行業,就是在網上的各種媒體為商品服務作推廣、宣傳、分析等等。很多年青人對此行業趨之若騖,在這裡找到很多新鮮的可能性,事業發展機會多,加上他們最喜歡在這些媒體中活動,所以很有興趣投身其中。

我在這行已十多年時間,最初在朋友的介紹下入行,然後看見行業發展前景好,年青的我也希望有所作為而選擇一直從事這方面的工作。不過我從來不會想工作有甚麼屬靈意義,在神的眼中每天的工作成果,與祂對人對世界的心意何干。

在我眼中,每天的工作都是對著幾個廣告管理的平台,重覆又重覆的操作,重覆又重覆的台詞去培訓客戶,客戶又是重覆又重覆的那些技術問題,其實很悶。雖然常常有新技術,新趨勢要學習,但在不斷的追趕,慢慢會發現,這些很快便過去,沒有留下一點益處。正如傳道書所言其實這一切真的很虛空,都是捕風。

直到有一次,在公司一個團隊培訓會議中,我一位上司的上司,他從美國來香港參與。我記得當日,大家圍著會議桌,每人手著Pizza和汽水,一邊聽著他分享我們部門的使命。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,是他問我們知否我們的工作是在改變世界?噢,改變世界?這些偉大理想我只在教會聽過的。

他說,我們的行業,是在令資訊無阻隔地流通。獲得資訊和知識,是有成本的。以前我們要得到知識,要上學,買書藉;要知道世事,要買報紙,越遙遠的資訊,成本便越貴。我們的工作,使人得到知識的成本大幅下降,無論人是富或貧,即使是貧窮國家的小朋友,只要他們能上網,基本上都能得到無限的資訊。為甚麼不需要錢?其中很大部份就是因為廣告的資助。

聽到這裡,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,為甚麼我從未想過我的工作可有如此意義?這些事實其實我並不是不知,只是受益者是那麼遙遠,過程又那麼間接,令我看不到這些與我何干。但的確這些年網上的免費的資源越來越多,知識不再只掌握在有錢人手裡。甚至大家習以為常,網上如有要收費的內容,大家反而奇怪,忘記了制作和管理內容是有成本的。

但,等一等,我的工作所促進的資訊自由,真的只帶來美好的效果嗎?在網上有豐富知識的同時,不也同時充滿不良資訊:色情、暴力、各種歧視等?我看見有人網上鼓吹恐怖主義,又有人為私利在網上散佈各種的謊言,這些都帶來對人身心的傷害,人與人之間也因網上世界的獨有文化,充滿了撕裂的傷痕。我的工作是否也帶來了破壞?

就算不說資訊本身的對錯,行業的發展也充滿各種問題,濫用私隱、濫收費用、員工超時工作等等。現實並不是我想像那樣完美。現實的另一面是令人沮喪的。我不能說美好的就是我工作的成果,卻把醜陋的另一面推卸與我無關。我也不能量化究竟好的是否比壞的多,畢竟,壞的資訊,一點也嫌多。

的確我相信自己所做的工作正在貢獻世界,但同樣地自己所做的工作也在破壞世界。當我看見兩者都是現實時,神提醒我惟有在基督裡,才能好好明白工作意義。正如我們的救恩一樣,不是我們做了多少善事才賺取這救恩,我們也確實是罪人。做善事和做惡事都是我們人生的現實。惟有基督的救贖,祂的恩典,我們才得以覆蓋我們的過犯。

同樣,在職場世界,我們也是活罪惡滿盈的世代,人工作對世界的意義其實很有限制,只有耶穌基督的救贖才能超越。這也時常提醒我不要以為我真的在改變世界。這行業的確改變了一些常態,一些規則,但這些改變的結果落在誰人的手裡,都可以帶來不同的結果。

因此我把我工作意義的追求轉向,重新定睛在基督身上。由問「我的工作對世界可有何貢獻」,轉而問神「在基督裡的我應作甚麼」。我禱告求主祝福我手所作的工,去祝福別人而不是傷害別人;又教我如何在限制中依然為祂作所能作的事。例如在我的工作,雖然我沒辦法去限制別人,但在我的公司,我卻可以選擇在能力範圍內,運用自己的專業去幫助如慈善機構做網上推廣,在能力範圍拒絕破壞人類福祉的廣告等。

因為我相信,工作的意義只有在基督的掌權中才能成全。

  • 楊家強

    楊家強先生現職數碼廣告公司創辦人。多年來他任職於資訊科技及廣告行業,對在職信徒面對的種種掙扎,他有切身處地的體會。現正參與中神職場團隊,致力推動香港教會的職場運動,願與牧者信徒同行共禱。



0 評論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暫時沒有評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