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教授专栏

受命于职场中──肯定信徒的牧职

余达心

  • 0
  • 0
// 返回文章目录
为甚麽以基督信仰的核心价值去拓展事业不是一种召命?为甚么一份工作或一个企业本身没有属灵的意义及价值?为甚么忠心地工作,诚实勤恳地开拓、耕耘事业,不算是事奉?
 

最近重读Paul Stevens二十多年前的旧作Liberating the Laity,进而阅读其近作Doing God’s Business,颇有共鸣,而书中引述的信徒心声,亦扣起不少反思。让我们听一听三位信徒的慨叹:

“我不认为教会肯定我营商工作的价值。……在教会眼中,只有当我在工作中传福音、作见证,并且把收入慷慨地奉献给教会,我的事业才显得重要。”

“教会似乎只重视我在公余所作的一切──教主日学、作长老和堂委、带领小组等等。我想,假若我真的要做一个委身的基督徒,我大抵要进入全职事奉……”

“在接近三十年的事业中,教会从来没有要求我交代我在工作岗位上的事奉(ministry),也没有教导我改进这事奉的技巧,以使我成为更好的牧者。他们从没问及我需要甚么支援,又或我所要面对各种道德抉择的挣扎。我的结论是,教会对于我在每日工作中是否有事奉或事奉得怎么样,根本不感兴趣。”

这样的感慨相信也在不少信徒的心中荡漾着。问题出在哪里?值得反省的是,我们是否不自觉地将“事奉”规限在教会四面围墙以内,而四壁以外的,除非与传福音有关,否则都视之为属世的工作。“工作”在不少教牧和信徒心目中基本上是属世的。于是,我们甚少讨论到底信徒的工作和事业本身有甚么意义和价值,信徒也甚少思考他们的工作、事业与上帝的召命何干。为甚麽以基督信仰的核心价值去拓展事业不是一种召命?为甚么一份工作或一个企业本身没有属灵的意义及价值?为甚么忠心地工作,诚实勤恳地开拓、耕耘事业,不算是事奉?

或许,更关键性的乃在于我们对“牧职”的理解。一般教会将牧职界定于全时间事奉的框架内,只有传道人或牧师才可称为“牧者”。“圣徒皆祭师”这信念虽挂在口边,其实践的实质意义却含糊不清,不少信徒因此也就安于“平信徒”的位分,让自己的生命在无声中“平”下去。到底圣经的教导是怎样的?按F. F. Bruce 的理解,“在恩典的统管下,‘平信徒’是不存在的。”所有信徒都有祭师的身分与职分,有挽回、看守、牧养的责任。

“信徒皆祭师”的信念并没有将牧师独特的身分抹掉。牧师受按立(ordination)表明上帝独特的召命,呼召受按的人作领袖,委托他肩负教导、看守并栽培、装备群羊的责任。所确立的是他们作领袖的恩赐、责任与权柄,而不是“专业人员”(professionals)的资格和地位。我非常同意Paul Stevens的看法,牧师的核心事业是装备信徒作有效的牧者,其领导的目标是坚立、开拓、成全这些信徒作牧者的职分。现时教会的一大问题就是“牧职”专业化的趋势。当牧职专业化,信徒便安分地站在一旁,让牧养专家作专业的工作。反过来,假若全会众都被确认为牧者,受训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作牧者,他们便是带着牧人的身分进到职场中,事奉便不限于教会四壁之内。一个信徒,不论他是律师、水喉匠、文员、医生、商人、企业家还是教师,他的事业就是他事奉的所在,他要在这些生活的平台上,以职场内的人作为服侍、牧养、宣讲的对象,叫其中被掳的得释放,受伤的得医治,迷失的得回转。如此,整个职场也就成为教会的牧场,教会也便冲出了四壁的围墙。

教会如何突破自我的封锁,超越四壁,走进商界、职场、市井之内,以之为牧场?我们必须大胆地考虑Paul Stevens 所倡导的“解放平信徒”,叫他们不再“平”下去,而是肯挺身在职场中作牧人。


文章出处:余达心. 受命于职场中 - 肯定信徒的牧职. 中国神学研究院院讯. 2009,312:1

  • 余达心 博士

    1975年,余达心博士自美国返港,参与创立中国神学研究院,其后奉派前赴英国深造,学成回来执教;1984年任教浸会学院,全力协助该院成立宗教及哲学系,期间仍为中国神学研究院专任讲师。1994年,余博士出任中国神学研究院副院长一职;2007年接任为第三任院长,至2013年荣休。

    余博士钻研教义神学多年,确信神学是生命的学问,旨在将神的道演绎为转化生命的福音,使基督教信仰能在当代思潮、伦理及各种精神价值中,成为一股改造、重建的力量,让神的道解人之困惑与迷失。因此,余博士致力于确立福音信仰的同时,亦无忘与文化对话,使信仰在当代文化,特别是在后现代文化并公共空间中,可以成为转化的动力。

    余博士热衷于写作,著有《生命真精彩》、《聆听:上帝爱的言说》及《攀生命高峰-与伟大心灵同行》。教学写作以外,余博士亦为资深牧者,一直参与金巴仑长老会的牧养职事。



0 评论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暂时没有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