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答問部分

我日日都想辭職!(四) 答問篇 I

  • 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20:18
你說你對服侍「邊青」很有熱誠, 但你現不能繼續做這工作, 你怎樣覺得你現在不是違背上帝給你的召命呢 ?
 

你說你對服侍「邊青」很有熱誠, 但你現不能繼續做這工作, 你怎樣覺得你現在不是違背上帝給你的召命呢 ?

你有沒有想像過當你在同一崗位工作了15年後, 正如很多行業也是一樣的, 始終都必定會面對升職, 去到管理層的崗位工作 ?

如果工作收入偏低, 即使在工作上可以尋找到意義, 那應該何去何從呢?

在工作上找不到意義, 但是收入理想!
在這情況下, 與其繼續在工作裏發掘其意義, 還是把職業看為「生財工具」, 然後把自己工餘的時間騰出來, 發揮自己的興趣或做有意義的事情, 如當義工去幫助別人, 這樣的模式是否合理呢?

當工作需要「跑數」, 但在達標時, 老闆的反應是明年的目標加倍, 所以這員工便覺得老闆要他辭職。
另外一件事件, 有位員工很想辭職, 旁邊的人鼓勵他, 還有兩年便可以供完層樓, 所以無論怎樣, 也完成兩年的工作, 所以當這位員工做完工作兩年後他當真辭職了, 但是當他休息完了, 他竟然又再返回同一的職場崗位。
工作的意義是怎樣定義的呢? 有誰來定義的呢?

如果上司是基督徒, 但他做事卻沒有道德的操守, 作為下屬的自己看不過眼便想辭職, 但另一方面, 又覺得這工作是上帝為自己所預備的, 有甚麼建議呢?


我來自壓力爆煲的那一組 , 很多弟兄姊妹面對壓力的問題是來自他們的老闆。 例如近距離的壓力或要求速度等, 壓力致使到自己身體出現問題, 但因為自己只是一名少員工, 有家庭經濟上的壓力, 但當面對自己身體出現問題時, 又不能離開工作崗位, 有甚麼建議呢?

  • 李適清 博士

    李適清博士早年修讀會計,獲加拿大特許會計師資格。她先後於加拿大和香港從事審計及商務顧問工作,並於1997年創辦商務顧問公司,為企業提供融資顧問服務;期間曾任香港及澳大利亞上市公司董事、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等職。2002年,李博士離開職場,進修心理學及神學;2006年在中國神學研究院畢業後,於香港浸信教會擔任傳道,其後赴英深造,專注於神學與經濟學之跨學科研究;2010年加入中國神學研究院事奉;現在亦為香港浸信教會部分時間義務傳道。

    李博士是少數能結合神學、經濟學及創業經驗的神學家。她的負擔是讓神學恰當地應用到信徒的生活中,尤其在職場領域及社會文化中。李博士著作有The Two Pillars of the Market 、《市場聖約──神學與經濟學的對話》、《職場繁星》及《職場會幕》。



  • 郭美霞

    我是一位曾經來自江湖而現職青少年外展工作的社工,信主至今已經27年,於2014年中神Dip CS畢業。曾經任職福音戒毒、女童宿舍並成年婦女戒毒工作。因著迷途知返,繼續在職場上回應上帝召喚「邊青外展工作」的召命!



0 Comments 0 Shares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No comments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