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故事分享

發現。。。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29:09
雖然入學前我一直在商界打滾,我一直以為神對我的呼召是作全職宣教士,所以一直等候祂的時候召我入神學院。但發現。。。
 

雖然入學前我一直在商界打滾,我一直以為神對我的呼召是作全職宣教士,所以一直等候祂的時候召我入神學院。當祂在2012年真的呼召我辭職進入神學院裝備的時候,我以為是讀道學碩士(ΜDiv),因為宣教士通常都是讀道學碩士,怎知祂要我讀職場神學,所以我進了中神。但是其實是有掙扎和不明白的。第一,我是想著做宣教士的,為什麼要讀職場神學?第二,職場神學是可以兼讀, 不用辭工全職來讀,辭工是沒有收入的,況且,要不要放棄我的專業-我在社會的身份?雖然,有很多不明白和不情願,在很多的禱告後,我知道這需要信心走下去,我就跟神說,好吧,就用一個學期,頂多一個學年的時間來看看祢為何要我讀職場神學而不是MDiv.。這樣,我就放下那些不明白,在寄出中神入學申請表的同時,我也趕快遞上辭職信。在2013年,四年前的今天,就像你們一樣坐在這裡,帶著期待又戰戰兢兢的心情預備上路。

在第一個學期的時候,神打破了我的一些框框,一些既有概念,其中一個是聖俗二分的觀念。 祂讓我認知到,在商營機構工作不一定是不神聖,錢本身是中性的,不一定是萬惡的,惡的是人心;只要好好的使用金錢,錢也可以用來榮耀神,特別是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。所以,不一定要全職在教會或者是工場事奉才是事奉神,在職場上都可以活出神給我們的神聖的召命。

 在傳福音的時候,也不一定是參加教會或機構舉辦的短宣,而是信徒無時無刻活出基督的樣式的時候,福音是可以在任何地方、任何時候都可以好自然地傳開去,特別是我們每天都花了很多時間的職場當中。

 當這些固有的框框被打破後,我發現神的心意好像是要我回到職場,更是作一個帶職宣教士。當時我只是領受到這個疑幻疑真的呼召,不太肯定,也不知道怎樣走下去,因為已經辭了工。所以只是一邊讀書,一邊等待、觀望。

就是因為一直都是在等待的狀態,我很專心的禱告尋求神,令我發現了神真的很近。其實入中神,主要是想得更多知識,但我發現神不單止是我所讀書、尋求認識的對象,我更發現祂是我的旅伴,在中神這三年的旅程中,祂告訴我不是單單以拿到神學的學位為目標,祂讓我發現旅程中,沿途有很多「好的風景」,又或是很多人會說的祂的“hidden agenda”。

 「好的風景」是指什麼風景?

 當我一邊在中神讀書的時候,試過幾次揀科的時候,都經歷到神的指引。

 有一次暑假密集課程我想選擇讀一科靈修學,因為有興趣,和另外一科是領袖學,覺得聽過很多類此的題目,而且有必修科都是關於領導與管理, 再者,它的課程要求也很苛刻,當完成下學期後,要去靈培營,然後第二天就上課,還要已經交很多份功課。但是,無論我怎樣跟祂講理由,神定意要我讀這一科,於是帶著一點不情願地就選讀這一科。怎知道一上堂的時候,老師就澄清了誤會,不是要我們在首一個星期交完所有功課,卻是給了我們個多月去完成。而且,在這課程中,我得著了很多,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部份,老師要我們作了一個Gallup strength test, 我從來未有做過的。測驗的結果讓我發現了我有一個比較罕有的恩賜/強項,而這個恩賜是與我的專業有關的,所以是很重要的其中一個神給我的印證回到我的專業/職場。

 而另外一次類似的經歷,就是在不太情願讀歷史三,因為要看中文書,但神還是要求我讀歷史三。我就去讀。怎知,發現這個課程原來是關於東南亞的宣教歷史,我一邊看書,一邊很感動,因為很多都是我服侍過的國家。我更在班上遇到與我一同去過柬蒲寨短宣的姊妹,我們對柬蒲寨有著同樣的負擔,所以我們同組作了一個關於柬蒲寨的研究,簡報和論文。

 也是因為讀了這個課程,比我預期讀書的進度快了,讓我可以三年畢業,重投職場,亦正好是中神和蔽教會推行職場事工的時候,我也正好可以用我剛學到的來事奉, 讓我發現每一步神都已經為我安排好的。

 剛才聽下去好像都是一些很容易,很順利的經歷,其實也有一些充滿挑戰的時候。

在我第三年,亦是最後一年的時候,就是旅程進入終極挑戰的階段。那年我只需完成三科就可以畢業,有空間工作。神亦賜下一份contract的工作,讓我可以重返職場,回到我的專業。所以我一邊工作、一邊上課,來完成餘下的課程。而這份工作亦成全了神給我那疑幻疑真的啟示,是要常到一個未得之民的國家出差,就像一個帶職宣教士。

我要讀舊約神學才可畢業,同時神亦要我讀希臘文三。那時候其實我很掙扎,因為一邊工作、出差,一邊讀書的辛苦程度不難想像。我之前在不用工作的時候,時間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通常都如期完成。我那時候問神,其實我讀了希臘文一、二已經可以釋經,不用讀三吧,因為最主要我不想測驗,要重讀年幾前的生字和文法。但祂說要讀,就讀了。在測驗前的一星期,我都沒有時間讀,我問神,怎麼辦?不如drop啦?怎知道那次出差回程的時候,我的機位被free upgrade (免費升級)了,在較好的環境下,我拿出我的希臘文來讀,那次測驗,出乎意料之外地考得不錯。

接著就是舊神的閱書報告,不夠時間讀,那次我又被free upgrade了,我連讀了六、七個單元,趕上了進度,可以準時交功課。

到最後,就是舊神的論文,我在死期(星期二)前幾天(星期六)才決定要作一個大改動,要從新定題目,看參考書,但是那星期日還要飛。我覺得死定了,我問神今次祢也同樣要有神蹟啊,祢會讓我有好的環境專心做功課的吧?!你估結果怎樣?是的,我的飛機票又有free upgrade,讓我可以專心做功課。但是還未做完。到酒店的時候,一開房門,發現連房間也upgrade了,一個很大的房間,是一個套房。其實一個人住也用不著這麼大的房間,但是卻是一個鼓勵,讓我經過一番舟車勞頓後,又再精神抖抖下再繼續戰鬥,在第二天上班前完成了那論文。

從此之後,知道現在,我出差時再沒有free upgrade了,其實真的很奇怪,因為理應越搭得多,就越大機會有free upgrade。 但我卻是要趕功課的時候才有free upgrade。當我回看那些日子,我只能記起神的應許:你的日子如何,你的力量也必如何。我的力量不是從我自己來的,都是從神而來的。祂的力量要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。

以上的發現都是關於跟讀書有關,但是好的風景當然不止這麼少。

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中神的老師。他們博學精深就不在話下,起初以為神學院的老師是高高在上,我好驚訝地發現他們都十分平易近人, 隨時預備好接見我們。事緣我有機會找他們傾談、諮詢,他們都很樂意應約之餘,還很樂意跟我同行,給我意見,有的更主動約我出來分享他們的經歷,來教導我、幫助我去學習適應新的服侍崗位。他們不單止是給我們知識的老師,他們更是很有牧者心腸的老師,生命影響生命,是我好深刻,覺得要學習的服侍榜樣。

我在中神認識的同學,只可以用「精彩」來形容他們。起初我沒打算要認識同學仔,覺得能讀得完書就已經好不錯,沒時間認識新朋友。但是,我們原來是要被分組來做group project、靈培有小組分享禱告、職場守望組會聚會分享,讓我發現到這些不同背景、專長的同學都有很獨特的見解,和他們相處,有觸動生命的時候,不同的配搭會有刷出火花的時候,來自不同的教會有不同的處事方式,大家彼此激勵,互相學習,跟教會的弟兄姐妹的相交很不同,都讓我歎為觀止。我更估不到,就是我畢業之後,還有機會繼續留在這職場網絡當中,我本來參加中神在中環的禱告祭壇,但是搬了寫字樓到鰂魚涌之後,又有禱告祭壇,肢體可以在職場上彼此守望、服侍。

在我進入神學院的時候,我以為我要讀很多很艱難的神學書去認識神,雖然這都是真的,但是除此以外,神還讓我發現了這是一個由靈出發的旅程。這個靈有兩個意思。

雖然,我們是向著標竿直跑,就是要去讀書畢業,但是神其實一早已經預備好我們一切所需,包括祂自己,祂很期待與我們一同去經歷這段旅程,只是我們有沒有去發現祂的同在,發現祂是我們旅程中的導遊。這個導遊會話比你知你的左邊將會有很動人的湖光山色、跟著你的右邊又會有你從沒見過的奇花異木,跟著你很興奮的拿起相機跟這些所見所聞一一拍下來、自拍,把照片藏在你的電話,甚至上載至Facebook、 Instagram與人分享這寶貴的一刻,有空就拿出來欣賞、重溫,重溫與神同遊的日子。這由靈出發的旅程,就是從神的靈出發的旅程。

第二個由零出發的旅程,是零,無的意思,無什麼?就是無曬我們自己的意思,我們要被倒空後,才可以盛載新的學問,新的觀念,神給我們新的異象 。我們的生命才可以與信仰整合、生命得到重整、可以重新出發。

這段中神的旅程,鼓勵我在人生往後的旅程中,繼續與神同遊,去有更多新的發現。

不知道你們在中神即將展開的旅程中,又會發現什麼?願神祝福你們。

  • 姚虹恩

    從前,有一個寫字樓OL,一直等待離開那功利的商業社會的一刻,又是『神聖的呼召』臨到的一刻。誰知,在中神被『淨化』三年後,發現『神聖的呼召』竟然就是在那功利的商業社會當中!從此,不再聖俗二分,繼而擁抱此時作為精算師的召命,跟隨神走那驚險、刺激,卻滿有盼望、靠主勝過世界的人生旅程!



0 評論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暫時沒有評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