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故事分享

鹹魚翻生 (四) 鹹魚翻生

  • 8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22:00
鹹魚?做過無數次了:做到攰,做到冇晒熱誠,做到想放棄我諗我同在座好多人一樣都試過。咁我係點捱過去的呢?
 

我過去在同一間學校工作十年有多,教聖經科。
鹹魚?做過無數次了:做到攰,做到冇晒熱誠,做到想放棄我諗我同在座好多人一樣都試過。咁我係點捱過去的呢?今晚我會分享三個片段同大家彼此互勉。


Episode #1

初出茅廬的我在學校走廊走著,聽見前面有一個班房傳來一位年屆60的主任前輩喝罵學生的洪亮聲勢,行到班房門口看見她手上拿着一張爛到似梅菜的作文紙,然後極有霸氣的對白:“That belongs to the rubbish bin!” 當時連我都被她罵人的洪亮聲勢嚇了一跳。

轉頭在教員室看到這位已經是婆婆級隨時退休的前輩,我天真地拍拍她說:「唔好咁嬲啦,我都有教呢班,我都知呢個學生好難搞㗎啦⋯⋯」

怎知她極從容不迫地回答我說:「oui!傻啦我才不會為他們動氣!快想想去邊道食飯好⋯⋯」

我呆了!簡直是敬而畏之,她真是「神級道行」。從那時開始,我覺得一位爐火純清的老師要做到這樣不動真火,又能在班房有如此霸氣就是「掂」。

甚至我在往後的許多年都以為這是「真理」和出路,要向此努力進發,要做到這樣才是「夠火候」的老煉老師。


Episode #2

不過現實又那有這麽容易!不似得那位前輩,相反我是常常「動真火」!我整日都放不下每日對學生的糾纏,日日罵人是家常便飯,有時不高興至晚上,在床上仍然未能梳理當天的感受,學生總不聽書我也很困擾。有一天我上堂時又發火罵學生,落堂時我留下了一位過度活躍兼專注力缺乏的調皮SEN A仔出班房門口繼續headshot大罵他,其實罵甚麽我現在已經忘記了,只是記得嬲到震,最後一句我聲嘶力竭地說:「你究竟知唔知我點解要捉住你鬧你N咁多次??!」

個學生呆左一秒然後大呼:「因為你錫我!」他立即在我面前崩潰爆喊,然後我呆了!反過來我被他嚇了一驚,而這個畫面再次纏繞了我很久:究竟我在幹甚麼?我不是做懲教署的,我從來沒有因爲罵人而覺得好受,我常告訴學生不是變態的,我不喜歡罵人,根本極之不爽。我多年來也做不到好像那個老前輩似的「道行」,難以罵完了學生仍可自在的一笑置之。究竟我出了甚麼問題?

你叫我不要這麼緊張,放鬆些,萬事不要太上心,不要動真火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我非常上心學生的品性,也竭力想控制課堂秩序和教學果效。我常說其實成績再差,能力再低,也不是使我動怒的原因,我好願意幫助我的學生。使我最不高興的是「格衰」的孩子,我很想糾正他們,因為我覺得這是為師的責任,況且有好多父母都愛理不理,我更加不能放過他們,而且愛與管教並重也是聖經的真理。只是我還以為只要我不動真火便是出路。

但是神讓我在內在省察之時看清:想到羅馬書12章3節說要看自己看得「合乎中道」,接納神造我的本相。我是家中的大囡,從小到大都是一個非常緊張、被責任心所驅使要完成任務的人。上心,緊張,盡忠——這都是我的“Given”,重點是如何讓神轉化我這樣的性情成為“Gift”,以至能成為學生的祝福,造就他們的生命。

這個孩子竟然看穿了我對他的著緊,神竟然用了我的緊張來觸動了這個「衰仔」的內心。究竟神造我這樣的性情是否有用?神想我用這份緊張來成就甚麼?


Episode #3

結婚前我和我先生一起參加港九培靈研經大會,那一天我們都非常巧合地穿上了平時很少會穿的T-shirt,因為腔前大大隻字印有學校的名字,很招搖。那一年的主題是「劃時代的工人」,那時我沒有預料到在信息之後有呼召回應時段,但是由於神一直在攪動我的心靈——註:那一年正是我準備結婚,而且也準備神學畢業,並且準備在學校升職為宗教主任,所以神一早讓我知道前面將要發生的事並挑戰我要委身回應,所以我閉上眼睛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先生,當講員呼召的時候我便走到台前,願意立志回應和接受祝福禱告,以預備面前新的職份和挑戰。我驚訝的是:當禱告完了我發現我先生也在台前在我身旁,而且我手放在心上也正正是按著衫上印有學校的名字,最特別的是神讓我和我先生現在一起承擔宗教科,並推動學校的福音工作,我們實在是非常戰兢。我是誰呢?神祢竟願意呼召使用我。


我想帶出的總結是:
1. 接納自己的本想看自己合乎中道
2. 鹹魚翻生之道對我來說是看到上帝的足跡,和有personal touch的moments,定意祝福,結果在於神
3. 出於神的呼召是委身繼續向前行的根本

  • 高可欣



0 評論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暫時沒有評論。